游戲觀察 游戲產業媒體
手機端下載
當前位置:粤11选5任选5技巧视频 > 新聞 > 思想觀點 > 正文

半全场竞彩的技巧:圓桌派:2019年里獨立游戲有何新機遇?

2019-01-18 15:35 來源:游戲觀察

粤11选5任选5技巧视频 www.rjnuwl.com.cn   游戲觀察1月18日消息,2018年獨立游戲市場規模幾無變動。據伽馬數據估算,去年國內獨立游戲市場規模約為2.1億元。但獨立游戲受眾一直保持穩步增長的態勢,對獨立游戲的關注度同比增長明顯。

  同時獨立游戲受制于行業監管政策的調整,去年明顯有趨冷的情況,不少大廠對獨立游戲不再熱衷。那么2019年里獨立游戲有何新機遇?游戲茶館邀請了NTFusion陳志峰、酷駭科技辜敏聰、《漢末霸業》制作人鄧鋼以及《第五大發明》制作人田海波一起進行一場討論。

  Q:過去這一年版號對你們團隊有何影響?過去一年里,不少觀察人士將游戲行業的低迷歸因于版號,你們是否認同?

  酷駭科技辜敏聰:其實版號對我們的影響不是特別大。如果說最大的影響,可能就是我們的一個游戲想改名字,最終因版號問題作罷。

  我覺得版號對游戲行業的影響可能不會超過30%,而更大的經濟環境、資本環境等原因是游戲行業低迷主因。

  酷駭科技辜敏聰

  NTFusion陳志峰:我們比較幸運,《超進化物語》國內上線時,已經拿到了版號,版號對我們影響不大。我們新游戲也在研發中,估計也沒法馬上拿到版號。整體來看,版號對我們影響不大。

  從游戲行業整體以及身邊一些團隊反饋來看,版號還是有一些影響。畢竟付費功能不能上,只能不開付費的情況下做測試。版號凍結確實會對游戲行業期望值產生較大的影響,降低了資本、市場對游戲估值。

  《漢末霸業》制作人鄧鋼:版號對我們游戲影響主要在體現在安卓版方面,估計少了百萬流水吧。但《漢末霸業》還有PC版、iOS版,我們本地化后發了臺灣地區、日本還有韓國等地區,iOS版排進過日本、臺灣地區付費榜前列,所以我們每個月都還是處于盈利。應該說,版號對我們影響還不是太嚴重。

  《第五大發明》制作人田海博:版號對我們而言,多多少少還是存在些影響。我們游戲正在收尾,也和許多發行聊過,但由于沒有版號,成了許多發行的“談資”。

  不過我們并沒有過多關注這樣的事情,我們認為一個好的獨立游戲有積極向上的精神支撐,有創新的玩法和文化的支撐,拿到版號是遲早的事情。

  Q:17年時獨立游戲迎來一波熱潮,很多大型的游戲廠商都在尋找獨立游戲產品。但18年明顯趨冷,很多發行商簽下了產品最終都沒有發行。如何看待大廠商的這種策略調整,以及對獨立團隊造成的影響?

  酷駭科技辜敏聰:個人猜測大廠去簽獨立游戲可能是為了拿流量、吸引粉絲、做口碑、拿蘋果推薦,或者是豐富產品線等等。現在大廠對獨立游戲不再感冒可能也是因為這些目的已經達成,或不再好做了。

  大廠有自己的運營策略,有自己運營游戲的方式。獨立游戲與這些大廠的游戲有很大差別,很難契合大廠策略。

  NTFusion陳志峰:其實從17年獨立游戲爆發這一波就可以看到,玩家很注重口碑、社區、評分這些因素,這是像我們這些小團隊的一個先天優勢。大廠在試錯成本、技術、營銷上有優勢,但也要看到現在有許多自研自發的獨立游戲成功的案列。也有一些本身產品是不錯的獨立游戲,被大廠代理后并沒有取得預想中的成績。我認為現在獨立游戲還處于百花齊放,還有許多的機會。

  我覺得堅持做創新產品的小團隊,不一定要奔著大廠代理去,可以做一些新嘗試,采取不一樣的合作方式,可能效果更好。

  NTFusion陳志峰

  《漢末霸業》制作人鄧鋼:獨立團隊創意很好,但很多時候忽略了商業化。大廠簽下,再投入30~40萬試水后,發現這些產品商業潛力不大,比如許多獨立游戲上Steam后銷量不過3000套,最終放棄這些產品也是必然的。

  我覺得咱們獨立團隊在立項時,除了保證游戲的創意、游戲性外,一定要把商業化想明白,找到適合的付費模式或者付費點。

  《第五大發明》制作人田海博:《第五大發明》在研發時,也有大廠來商談合作。我們的原則是,在不干涉我們游戲性的情況下,我們都能談,包括商業上建議我們都愿意聽。

  至于大廠簽了獨立游戲最終沒有發,一大原因就是簽得太便宜了。對于大廠而言,四五十萬成本很低,這個產品不行就換下一個。但這對獨立團隊而言確實很傷。如果大家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可以嘗試自己去做發行。

  Q:去年有《中國式家長》、《太吾繪卷》兩大爆款獨立游戲,今年剛年初已經有《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爆了,包括《漢末霸業》手游版銷量也很不錯。這是否說明,單機游戲這塊確實國內玩家有很大的需求?2019年里,這種結合中華文化的創意單機游戲能否繼續增長?

  酷駭科技辜敏聰:這種單機游戲在未來肯定會不斷地增長。包括TapTap這樣的平臺對單機游戲支持力度都很大,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單機游戲可能不會在一兩年里市場份額超越網絡游戲,但最終肯定會占據國內游戲市場很大一塊份額。

  NTFusion陳志峰:單機游戲肯定會越來與好,就算國內經濟再差,玩游戲的需求總是存在的。

  另一方面,這也對我們研發團隊提出新的挑戰。現在我們美術、技術做到6~7分,口碑還可能逆襲,但今后玩家要求肯定會更高。我們需要更注重研發方面的提升,比如美術、用戶運營方面,才能獲得進一步的成功。

  《漢末霸業》制作人鄧鋼:大家可以看到,無論是主機游戲,還是單機PC游戲在國內的銷量17-18年一直在快速增加。制作更加有文化特色的獨立游戲本身就是一種做差異化和凸顯自身特色的需求,肯定會更加多。

  《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太吾繪卷》以及《中國式家長》這三款都是主要由UP主推廣的沙盒類游戲。這三款游戲的成功可能會帶來特別多的跟風之作。我個人冷靜覺得,還是需要靜下心來做自己擅長的、喜歡的。

  別像過去,《Dota》火了抄《Dota》,《神仙道》火了抄《神仙道》。獨立游戲還是需要做自己擅長的,做有創意的,而不是到處去模仿,這點很重要。

  《漢末霸業》制作人鄧鋼(右)

  《第五大發明》制作人田海博:首先還是得感謝藍洞公司的《絕地求生》,因為這款游戲國內新增了大量的Steam用戶。這些新增用戶在Steam上發現國產游戲很稀缺,開發者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玩家是能看到開發者的誠意。所以這幾款游戲就應運而生。

  我認為我們國家的傳統文化和底蘊還是很深厚的,再加上創新的玩法,在我們看來就是如虎添翼。所以我認為,以自己的文化為主,再加上創新玩法的游戲,在Steam上依然可以大賣。

  Q:過去一年里,騰訊一直大力推廣了功能游戲和H5小游戲,一個概念非常新穎,另一個還有紅利效應。但凡騰訊花力氣去做的事情都會成為熱點。先請海博先介紹下功能性游戲的商業模式。

  《第五大發明》制作人田海博:功能游戲可能大家感覺像是一個新的類型,但實際上這種類型一直都存在,游戲本身就具有一定功能性。像大家平常玩游戲就是為了打發時間,這也算一種功能。

  現在提出功能性游戲這種概念,就是希望能在游戲中添加一些教育、醫療等等功能。我們肯定騰訊的做法,這件事是有意義的。

  我們十個人做一款功能游戲,做了兩年半,這個過程很痛苦?!兜諼宕蠓⒚鰲肥俏幕?游戲,一方面要考慮游戲性,另一方面還要考慮文化屬性。游戲需要做得嚴謹,需要抱著敬畏之心去考證。做完之后還要考慮文化和游戲的結合,如果游戲做得多了,玩家感受不到文化;文化做多了,大家可能覺得這不像游戲。從研發周期、難度來考慮,我是覺得做功能游戲很艱難。但我也希望大家去嘗試,因為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

  中國人講究“格物”,即以己觀物,以物觀己,將自己的態度、自己的品德做到產品里,最終玩家從游戲中看到開發者的態度、德行。無論功能游戲或者商業游戲,我希望大家都已格物的態度去做。

  關于商業模式,騰訊、我們都在做嘗試,去探尋游戲市場的邊際。現階段還沒有成熟的功能游戲商業模式。但未來一定會有全新的健康的盈利模式出現,比如教育游戲化、實驗游戲化。甚至一些帶有醫療功能性的游戲。

  《第五大發明》制作人田海博

  Q:那其他各位贊成小團隊去追這種熱點嗎?

  酷駭科技辜敏聰:我一般不贊成小團隊去追熱點。小團隊是沒辦法和大廠去拼速度、人數的。我覺得小團隊應該做自己擅長的領域,去深挖。當某一天這個領域成為熱點,自然而然就輪到自己了。

  NTFusion陳志峰:熱點還是應當結合自己團隊屬性來看,是否適合自己。我們團隊雖然平時也關注熱點,但回頭來看,產品能成功還是因為做得扎實,有創新點。整個中國游戲市場非常大,獨立游戲分得5~10%的市場就已經非常好了。

  我們以前也是踩過H5游戲的坑,我們早在2014年就開始嘗試H5游戲。我們14、15兩年都在做H5游戲,我發覺H5還是有一些技術上的限制,比如包體大小、性能的限制。這就導致我們的一些玩法無法實現,只能去做一些放置類的游戲。這些類型的游戲我們團隊并不擅長。那兩年基本在踩坑,沒賺什么錢。16年時,我們覺得還是要做我們擅長的游戲,決定制作手游app,畢竟有穩定的技術架構,有穩定的市場。最終產品也做得舒暢,運營得也還不錯。

  對于小團隊,其實不必糾結熱點。做自己擅長的,把產品打磨好,自然能獲得成功。

  《漢末霸業》制作人鄧鋼:不要盲目追熱點,要了解自己最擅長做什么。

  就像我們做三國單機這個冷門領域一樣。我是游俠網創始成員,是優秀的游戲作者,研究了SLG有20年了。因為有這個屬性,有這個愛好,所以就去做自己擅長的,做出來的東西會得到核心玩家的認可,他們愿意買單。

  Q:現在已經有兩批版號下發了,各位對2019年的預期是否會樂觀起來?

  酷駭科技辜敏聰:2019年上半年我還是比較悲觀的,因為版號擠壓,新的版號沒那么快下發。

  到2019年下半年、2020年,版號審批進入正軌,游戲市場、整個經濟大環境好轉,這個時候我才會比較樂觀。

  NTFusion陳志峰:我也差不多少上半年悲觀,下半年樂觀吧。

  我們新游戲的版號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拿得到,估計還要排很長的隊。希望下半年我們新游戲準備好時,也正好收到版號,這樣會樂觀起來。現在還不敢太樂觀。

  《漢末霸業》制作人鄧鋼:我們的游戲版號去年1月就打回來修改過一遍,現在還不知道到底進展到什么程度。我還是謹慎樂觀一下吧!

  《第五大發明》制作人田海博:我們也差不多,希望能盡快拿到版號。我們也希望通過新的商業模式,讓功能游戲增加些新的盈利點。比如,探索功能游戲能不能像教育軟件一樣進入校園。這是我們希望在今年去做的事情。

本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來源于互聯網公開信息或網友自助投稿,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資料,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本站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

游戲觀察

聚焦極有價值的游戲產業資訊。打造有影響力的游戲產業媒體。

LGD疑似轉戰棒球電競? MLB電競聯賽杭州站將迎豪門LGD參戰